Simow

 

目前DB。曾粉并忘不了的:YGO 魔王;攻壳 素子;潮与虎 长发潮,遍览漫画但不看少女漫,科幻粉。

【欧美同人翻译 待授权】一小时

作者已经在FANFICTION消失一年半了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原作链接:https://www.fanfiction.net/s/6314348/1/One-Hour

贝吉塔倚在树上,双手抱胸,右手不耐烦地点着左臂二头肌。谁叫他完全没料到自己儿子能变身传说中的超级赛亚人呢?因此他只得遵守诺言,百忙之中带特兰克斯来这个公园玩,而他已经后悔了。一大堆小鬼头们吵闹着跑来跑去,有的在泥巴里翻滚,有的在莫名其妙尖叫。他居然忘了自己是有多么厌恶这里。但特兰克斯怎么那么爱来这种地方?他困惑地思考了会,简单的归结成儿子那混血属性。

这是他第三次来这个公园。他瞅了眼被布尔玛硬塞过来的手机——离约好的一小时才过了七分钟。他几乎想把儿子丢在这里算了,但仅这一次,他有点内疚。与儿子对练时他总能把握住力道,然而今早他却没控制好,本能地给了特兰克斯一记重拳。这隐隐的愧疚感几乎将他钉在了树上,老老实实陪儿子。

贝吉塔叹了口气,把手机塞回口袋。

他确实变得软弱了。

“爸!”特兰克斯叫着,双手捧着什么东西兴奋地奔向他。“你看我发现了什么!”

贝吉塔皱眉看过去,“恩?什么鬼东西?”

八岁的儿子展开双手,给他看掌心的小生物。“你看,是只小兔子!它藏在树丛那边想逃,但我还是抓到了!”他自豪地说。

做父亲的毫无兴致地扫了一眼,含糊地说道:“哦,不错…”

“我能把它带回家吗?好嘛~爸爸~求你了嘛~”

“行啊。”贝吉塔随口一说,特兰克斯的蓝眼睛立刻兴奋地亮了。

“真的!?”他难以置信地确认道。

“当然。为啥不呢?这样今晚就有好菜了。”贝吉塔坏笑着说。特兰克斯的笑容焉了下去,他皱着眉看向自得其乐的爸爸,把兔子从他面前挪开。

“讨厌!”他背过身小声咕哝,捧起小兔子对着它微笑,一本正经地说:“别担心,我不会让他接近你的。”

“动物不会说话,蠢蛋。”贝吉塔提醒儿子。

特兰克斯翻了个白眼,叹气道:“这个我懂,爸…”他把兔子放回草地,看着它跑远了,又长长地大叹了一声。“但我真的很想养它。”他若有所思地说,像是希望父亲能够改主意。

“好吧,这么说吧。当你妈把我惹火了的时候,我也真的很想炸掉这个星球。但我们并非总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”贝吉塔答道,又掏出手机,瞥了眼后塞了回去,对儿子的背影说:”你还有51分钟,臭小鬼,找点更值的事情去做吧。“

特兰克斯交叉双臂望向公园里玩闹的孩子们。一个人玩太没劲了,他好希望悟天也在,可他最要好的玩伴今天被悟饭约了去。他皱着眉,望向操场一侧,那是一大片草地,一些大孩子们在踢足球。

“我能找他们玩吗?”他指向那里,笑着望着爸爸。

当爹的开始困惑地研究起这种游戏。特兰克斯明白运动是什么,但贝吉塔却无法理解。在王子眼中,那种挥着棍子打球,或是把球踢到网里,或别的人类爱干的蠢事绝对称不上竞赛,唯有战斗才是有意义的。更别说在特兰克斯惊人的速度与力量下,与这些人类‘竞赛’就是浪费时间。

他冷漠地耸耸肩,看向别处。

“随便你。”

特兰克斯立刻冲了过去,贝吉塔又掏出手机看时间,发现唯一值得留在通讯录的那个号码发来一条新短信。

“我的两位超级赛亚帅哥们在干啥呀?”

贝吉塔惊讶的眨了眨眼,低吼着回道。

“你知道那孩子能变身,却不告诉我?臭丫头。”

不到十秒就来了回复:

;)

贝吉塔几乎要握碎手机,只见特兰克斯跑回自己面前,那生气的表情和他爸一模一样。

“我不想玩了,”他闷闷不乐地宣布道,这勾起贝吉塔的注意力。这小子接着说道: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
当爹的挑起一边的眉毛,把手机塞回兜里。这个建议非常诱人,但是由特兰克斯提就很奇怪。

“为什么?”最后他双手抱胸问道,“每次到时间了你还总唠叨着不够玩,这次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”

特兰克斯犹豫了下,耸耸肩。“噢,其实也没什么。”

“不许撒谎。”父亲目光严厉地警告。

儿子在这眼神下立即屈服。“好吧,那些人说不带臭小鬼玩,他们会输的。”

贝吉塔眼皮抽搐了下,这世界上没人可以叫他的儿子臭小鬼(除了他自己,当然的)。他恼火地回过头,瞅了眼那些少年。

“看到那个穿红衬衫的了吗?”

“呃,恩。”特兰克斯望向全队里长得最壮最高的那人。

“去把他干到站不起来,打一拳就够,然后他们就会带你玩那个蠢游戏。”

特兰克斯还以为爸爸是在开玩笑,差点笑出声,但他惊讶地看到贝吉塔神情严肃。

“呃…但是爸…妈妈跟我说不准和人类打架,除非是武道大会之类的。”儿子谨慎地找着词,“她说我太强了,对别的人不公平。”

“战场上根本没有公不公平二字,只有输赢。给我记牢了,儿子。”贝吉塔凝视对方,确保他记住这点。特兰克斯认真点点头,将父亲的话牢牢记在心里。然后,贝吉塔坏笑起来,“再说了,你妈人又不在这。”

“噢…”特兰克斯皱眉思索。“好吧,好吧,我想可以。但如果事情败露了,我要告诉妈这是你的主意。”

王子的坏笑立刻消失了,“不准说!”他威胁道。

“但我不想惹事!”特兰克斯戒备地回道,“她可能会不准我去参加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!”

贝吉塔闭上眼,捏住鼻梁,慢慢呼气。这话说到点子上了,而他很想让卡卡罗特亲眼看到,武道大会上特兰克斯打败悟天的情景。

的确,特兰克斯不值得为这种事冒险。

不过,他自己嘛…

儿子咬着下唇,殷切地望向父亲。最终,贝吉塔推开树干,挺身站了起来。

“好,让我来摆平他们。”他回道,漫步向那些踢球的孩子们走去,特兰克斯几乎是一步一随地紧跟着他。

“嗨!你犯规了,手球!”金发瘦高的少年喊道。

“才没有,你看错了!”

“怎么了,伙计们?”第三个少年跑来捡起足球。忽然发现有个冲天火焰发型的矮个子男人走进了他们的临时赛场,而刚被他们赶走的那个烦人小孩正跟在他身后。“那个,先生…你走到中场里面了…呃…”少年突然结巴了,他收到贝吉塔那凶残的一瞥,顿时感觉自己身高缩成半米。

“谁是这里的头?”不速之客愤怒地要求道。

“恩,这个球是我的。”一个发型杂乱,穿着亮绿衬衫的男孩跑了过来。他皱眉着观察这个成年人——看起来肌肉发达,体格壮实,但个子实在很矮。这少年感觉自己大概能放倒他,他毕竟是校摔跤队的。

贝吉塔看向特兰克斯:“我儿子想玩你们这个愚蠢的追球跑游戏。”

“是足球,爸。”

“闭嘴。”贝吉塔打断儿子,对面前的少年说:“我要你们带他玩,不然等着瞧。”

“这位老兄,你怎么上来就指手画脚啊。”乱发的少年生气了,“我们可不想陪小孩子浪费时间,你也一样,走开。”

“哼,求我啊。”

“别逼我动手,矮——”

贝吉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踹向对方裤裆,少年顿时跪了下来。他意识到赛亚人的身高是绝对不能嘲笑的,但这觉悟得太迟了。他满脸通红,就像那时被他吓退的特兰克斯,他双手防御性地捂住裆部。贝吉塔漫步到另一边那个拿着足球脸色煞白的少年面前,伸出手。

“把球交出来,不然同等待遇伺候。”

对方毫不犹豫交出足球,贝吉塔将它丢向特兰克斯,看他轻松的接住。王子俯视那个在草丛翻滚呻吟着的少年,坏笑着打趣道:

“你们真该带我儿子玩的,现在你们连球都没得踢了。”他手搭到特兰克斯肩上,除了正痛苦的那个孩子,其他少年们都惊恐地看着他们慢慢走远。

“爸爸!你真行!”特兰克斯的声音充满自豪。他的爸爸超级酷,还为他拿了个新足球。虽然及不上得到个兔子宠物,但这也算是非常棒的啦。

“哼”贝吉塔皱眉,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——整件事情才吃掉七分钟,“你还有44分钟,臭小鬼。”他长长叹了口气说道,沮丧的意识到这一小时长如末日。

“噢……噢噢噢噢噢!你听到了吗?”特兰克斯的蓝眼突然大睁,贝吉塔瞄了他一眼。

“听什么?”

“冰激凌车——!我可以买冰激凌吗爸爸?求你了嘛~~好嘛~~就一次~~好嘛好嘛~~”

“行行行行快去快去,你闭嘴就行。”当爹的匆匆说,他从口袋里摸出一点钱。“给我也来点。”

特兰克斯开心地大叫,他一把抓起那些钱,在贝吉塔眨眼之间,猛地将足球踢向王子胸口。贝吉塔冷哼一声一把接住,他瞪着儿子奔向冰激凌车的背影,又想起当年他为什么不想要孩子。

几分钟后,冰激凌车终于开进公园,贝吉塔找到刚刚靠着的那棵树,厌恶地看着所有孩子们都像啮齿动物般聚到车边。特兰克斯站在最前边,轻松地向前挤。贝吉塔叹气双手抱胸,外带一只脚踩着足球。他将自身重量压向树干,沉下脸,意识飞往即将到来的武道大会。终于,在经历了那么多事之后,他总算得到与卡卡罗特一战的机会,这场战斗已经拖了太长时间。

王子安静地在脑内排演战术时,特兰克斯走了过来。

“给,爸爸。我给你挑了草莓味的。”

贝吉塔睁开眼,儿子把三球冰激凌递到他眼皮底下。他瞄了下这粉色的冰激凌球,看向他这唯一的儿子。

“你什么时候见我吃过草莓冰激凌了?儿子?”他问道。

“哦,那好吧,要跟我的换么?我这个是薄荷巧克力碎口味,”特兰克斯说。贝吉塔瞪着那鲜绿色的冰激凌,感觉吃什么色的也比绿色的好。他抽了口气,从特兰克斯手里一把拽过那粉色的球,咕囔着骂起地球和这里特产的滑稽食物。

父子二人双双盘着腿坐在树荫下的草地上,吃着他们想要的冰激凌。贝吉塔暗自庆幸他的草莓冰激凌事实上味道不错,虽然他永远不会说出口。特兰克斯忙着赶在冰激凌化掉前舔光自己的,这小子的眼神随着思考放远了。最终,他把蛋筒脆皮丢进嘴里,若有所思的嚼着,望向他父亲。

“爸?”

“恩?”贝吉塔哼了哼, 把最后一个冰激凌球丢进嘴。

“我能要个弟弟吗?”

贝吉塔呛的满脸通红,敲着他的胸咳出眼泪。他眨眨眼,看向儿子。

“啥?”

“你知道的嘛,弟弟。我想要个弟弟。你不带我的时候我也想要有个兄弟一起玩,像悟天和悟饭他们那样的。 ”

“你跟卡卡罗特的小克隆已经玩的够多的了吧。”贝吉塔皱着眉说,这两个孩子整天腻在一起,这也意味着他忍了对手的儿子老跑自己家里很多年了。他对自己能听这么多年两臭小鬼的废话,居然还没掐死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感到惊讶。“他大概已经算得上是你弟弟了。”

特兰克斯瞪着他爸。“这不一样。”

“想也别想。最多悟天,别得寸进尺了。”

"为什么?我想我们家绝对买得起。"特兰克斯肯定地说。

贝吉塔挑起一侧的眉毛,好奇地问:“买得起?”

“对啊,在医院里买一个孩子。悟天说他问他妈妈孩子从哪来的时候,他妈就是这么说的。”

贝吉塔眼皮抽起来了,他儿子这么荒谬地理解这件事令他反感,但他也没心情去认真纠正。哦,说起来,布尔玛肯定搞得定这个。

“好吧,儿子。我觉得你得跟你妈好好讨论下这件事。她管我们家的…婴儿…财政支出…”贝吉塔说,因自己这些话听起来多么的愚蠢而满脸通红。

“噢!如果我能说动妈妈,那我们就能——”

“去再买点冰激凌!”贝吉塔突然插嘴,几乎把钱甩到特兰克斯脸上。“快去!”

特兰克斯真正的目的得逞了。

二十分钟后,特兰克斯的“引爸爸花钱买糖”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。贝吉塔守着儿子,又一次检查手机。还剩十分钟就能回去了。他看向身后,特兰克斯正尽力摇着秋千,让它转啊转啊直到秋千绳缠到了顶端。然后他再爬到顶部,解开秋千,与此往复,其他孩子们张着嘴惊异地仰视着。他看着特兰克斯玩耍,思绪又飞到这孩子那么早就能变身的事实,连未来的特兰克斯也没能在这么小就做到。这太惊人了,他越想这事,越抑不住嘴角的微微上翘,为他的儿子满心自豪。

终于,最后十分钟过去了。

“特兰克斯!”贝吉塔叫道。特兰克斯立刻从秋千顶跳下来,‘嘭’地一声落到地面,随后向父亲和他的新足球冲去。

“噢——时间已经到了?”他埋怨道,贝吉塔把球踢给他。

“说好一个小时,就是一个小时,臭小鬼。”他回道,转身离开。特兰克斯跟着他,两人安静地走了一会。

“嗨,爸?”

“恩?”

“我们回家后能再练一会对打吗?”

贝吉塔从上到下检视他,然后沉下脸说:“你都对付不了我上次发的那个小波。”

“是啊,但我真的想在武道大会上表现好一点。”

“哦,你想吗?”

“没错。如果能对上悟天,我想打败他。”特兰克斯说,他这认真的样子当爹的非常明白,“我肯定能赢,不信你到时候看。”

贝吉塔忍不住微笑起来,他往前走了几步。

“很好,我会教你怎样用超级赛亚人的力量去击败那个小家伙。等我们回家后,让我看看你现在到什么水准了,儿子。”

特兰克斯满脸灿烂,他正打算这么做。

他想令父亲骄傲。
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Simow | Powered by LOFTER